低速电动车这几年发展环境处于极其尴尬的境地:一面是巨大的市场民众需求;一面是长期禁售、禁行的“黑洞”。早之前就有消息称,10月底或将正式出台,如今看来,似乎并未有什么实质性的大动作。

低速电动车野蛮生长

如今的低速电动车产业,在经历长达十余年的“野蛮生长”之后,早已经初具规模。低速电动车始于2008年,2010年后开始爆发,从2012年至2015年连续四年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幅分别为196.4%、45.8%、54.4%、85.6%。

山东是低速电动车的产销大省,据山东汽车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山东累计生产低速电动汽车75.6万辆,从2009年至2017年,山东已面向全国生产低速电动汽车219.06万辆。2018年1~6月,山东累计产出低速电动车32.72万辆,同比增长30.52%。

低1.webp.jpg

山东省低速电动车2017年-2018年月产量 单位/辆

预计到2020年我国低速电动车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元级别,成为真正意义的“国民电动车”。

而在如此高产量的背后,生存着许许多多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的“小作坊”,使得很多非法生产组装的低速电动车流通于市。

据不完全统计,山东全省生产低速电动车的企业或多达2000余家,而且90%以上都是非正规的“小作坊型”企业,销售多以代销为主,品牌众多,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且多为个体经营,不能开具发票。

实际上,这种乱象在业内早已不是秘密。这也导致低速电动车的安全性饱受诟病,其生产、销售、管理和使用的多个环节都存在顽疾。

低2.webp.jpg

由于很多低速电动车都是非法组装而成,技术门槛较低,如此生产出来的老年代步车工艺简陋、粗制滥造、安全性差。并且,低速电动车市场也存在着低价竞争现象。不乏生产厂商为争夺市场,在生产环节压缩成本,表面上看相差无几的电动车,因为不同厂家或者小作坊所用的零配件质量参差不齐,最终成本可差之千里。

但如此庞大生长容量的低速电动车市场带来的社会影响也是头疼脑热的,据官方的信号显示,对于低速电动车的监管已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5月29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主题为“低速电动车:四不像 三不管”的行业调查。将低速电动车称为没有监管的“马路杀手”,并公布了公安部门的统计数据:五年来,因低速电动车引起的交通事故83万起,造成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引发的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年均分别增长23.3%和30.9%。同时,列出了低速电动车的“七宗罪”,包括驾驶安全性差、性能差易起火、无国家技术标准且制造水平低、没有产品合格证照常卖、不用上牌、不需驾照、交通违法无法惩处。

低3.jpg

视频内容看得触目惊心,提及低速电动车,绝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都是“老年代步”“粗制滥造”“马路杀手”等负面词汇。

由于是“黑户”出身,低速电动车无法上牌。虽然大多数低速电动车是按“电动观光车”“老年代步车”等名义生产,但在实际使用中,大部分驾驶人员甚至连驾照都没有,导致行驶在大街小巷里的低速电动车几乎都是“裸奔”。


低4.webp.jpg

低速电动车的诞生就是矛盾的集合体。一方面,既不能按照机动车条规进行处理,因为无牌照无驾驶证,出了事故责任到底怎么算是一大矛盾点;也无法按照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的标准约束,很多驾驶者往往速度很快、肆意横穿马路、闯红灯、随意变线、逆行等挑战正常交通秩序的大有人在,一度让城市交通管理陷入两难境地。

民众需求和民生问题不容忽视

但就是这些“四不像、三不管”这类曾经几乎不被传统汽车厂商正眼看待的车型,近年来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急速扩张,俨然成为不折不扣的市场刚需。

在现阶段城镇农村地区,低速电动车作为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的升级版,填补了市场空缺,普遍售价2~3万元的亲民价格,且用车成本极低,让一些短途出行或者买不起、用不起汽车的国人圆了机动车出行梦。

在我国人口老龄化逐渐加剧的情形下,低速电动车由于价格低廉、节能环保等优势,深受二三四线城市及乡镇市场青睐,其生命力及市场潜力无疑十分巨大。

市场需求弥补了某些城市中交通出行场景的不足,这已经说明了低速电动车是有必要存在。

低速电动车涉及千万人口的出行问题,更是民生问题,不能说砍就砍,也不能说限制就限制。

“低端”形象试图走上“高层次”之路可行吗?

尽管低速电动车市场潜力巨大,但令人尴尬的是,如此庞大的产业却没有合法身份。

不可否认,低速电动车虽然发展迅猛,但一直饱受争议。一方面,庞大的量产和高速增长趋势让四轮低速电动车已成为“市场可接受、产品可提升、产业可持续”的新兴产业,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和推崇.

但另一方面,一些生产企业缺乏汽车研发生产所必备的设施条件,大多数产品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没有经过必要的实验验证,安全性能较差,由此引发了业内另一部分专家的担忧。

更重要的是,在国标缺失的情况下,一些低速电动车开始主动做起“升级”,将低速电动车的尺寸和外形做到了与正规乘用车比肩,并且与机动车一样“汇入”机动车主车道中行驶,一眼望去几可乱真。这些低速电动车已经完全摆脱了老年代步车的非机动车范围,且由于不用上牌、不用考驾照、不用遵守交规的“三不用”;再加上价格优势,使得这类低速电动车风靡三四线城市,业内人士甚至抛出为了摆脱“低端”困境,可以寻求“高层次”之路。

低5.webp.jpg

但小编认为,低速电动车的受众群体主要是二三四线城市及乡镇农村市场,用户群体的消费水平普遍层次比较低,一味通过向“高端”转型来获取身份认可并不可行。企业更要正视低速电动车市场的消费需求和能力,在政策明确之前,继续扎根农村市场,聚焦当下的消费群体,切不可病急乱投医。

低速电动车新国标亟待出台

“公安部压力比较大,交通事故越来越多,这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层面的,不能因为这么多人使用就允许其存在。站在法治的角度,事实上低速电动车是违法的,而违法就必须取缔。”接近政府层面的人士表示,定性的问题,也正是五部委一直存在分歧,无法达成一致的地方。

低速电动车对交通领域的扰乱和交警的束手无策,将公安部推上了“全部取缔”派的首席;而同样认为低速电动车属于“违法”存在,且技术含量低下、对产业进步无益甚至是倒退等因素,发改委此前同样持取缔态度。

因此是从源头解决低速电动车的定性问题,还是站在法治角度进行违法取缔,亦或考虑到市场需求和已形成的产业规模,将其转为合法,成为各部委争议的关键。

与此同时,业内人士表示:“尽管这一标准的制定早已提上日程,但相关法规迟迟没有出台,政府的态度一直在摇摆,使得市场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当下,低速电动车市场混沌的局面亟待得到解决,当然不可缺少的便是“有法可依”——国家标准和统一的交通管理规定。如此看来,低速电动车新国标亟待出台,未来才能朝更加规范化的时代迈进。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www.evtimes.cn/html/201811/67421.html